秦觀《鵲橋仙》

纖雲弄巧,飛星傳恨,銀漢迢迢暗度。金風玉露一相逢,便勝卻人間無數。  

柔情似水,佳期如夢,忍顧鵲橋歸路!兩情若是久長時,又豈在朝朝暮暮! 

注釋:

1. 纖雲句:一縷縷的雲彩做弄出許多花巧。此以比喻織女織造雲錦手藝的精巧,同時也暗示這是乞巧節,為織女渡河之夕。

2. 飛星句:謂牛郎、織女流露出終年不得見面的離恨。

3. 銀漢句:夜裡渡過遼闊的天河。

4. 金風玉露,秋風白露。

5. 忍顧句:表示不忍分別之意。織女因「佳期如夢」,故不忍回顧歸路。

6. 朝朝暮暮:謂朝夕相聚。 

秦觀《鵲橋仙》賞析

高原

詞一開始即寫「臥看牽牛織女星」時初秋夜空美景:「纖雲弄巧」,輕柔多姿的雲彩,變化出許多優美巧妙的圖案,顯示出織女的手藝真是精巧無倫啊!可是,這樣美好的人兒,卻不能與自己心愛的人共同過美好的生活。「飛星傳恨」,那些閃亮的星星仿佛都在傳遞他們的離愁別恨,正在飛馳長空。這兩句寫雲,寫星星,都具有人的情意,那「纖雲」著意「弄巧」 ,似乎為這對愛侶的團聚而高興;而「飛星」也在為他們傳情遞意而奔忙,這種寫法可謂「化景物為情思」了。

接著寫織女渡銀河。《古詩十九首》云:「河漢清且淺,相去復幾許?盈盈一水間,脈脈不得語。」「盈盈一水間」,近在咫尺,似乎連對方的神情語態都宛然在目。這堙A秦觀卻寫道:「銀漢迢迢暗渡」,以「迢迢」二字形容銀河的遼闊,牛女相距之遙遠。這樣一改,感情深沉了。突出了相思之苦。迢迢銀河水,把兩個相愛的人隔開,相見多麼不容易!「暗渡」二字既點「七夕」題意,同時緊扣一個「恨」字,他們踽踽宵行,千里迢迢來相會,那深情摯意真像長河秋水源遠流長啊!

按說接下來就是寫牛女相會的場面了。可是高明的詞人不作實寫,卻宕開筆墨,以富有感情色彩的議論讚嘆道:「金風玉露一相逢,便勝卻人間無數!」一對久別的情侶在金風玉露之夜,在碧落銀河之畔相會了,這是多麼美好幸福的時刻,天上一次相逢,就抵得上人間千遍萬遍呀!詞人熱情歌頌了一種理想的聖潔而永恆的愛情。「金風玉露」用李商隱《辛未七夕》詩:「恐是仙家好離別,故教迢遞作佳期。由來碧落銀河畔,可要金風玉露時。」用以描寫七夕相會的時節風光,同時還另有深意,詞人把這次珍貴的相會,映襯於金風玉露,冰清玉潔的背景之下,顯示出這對愛侶心靈的高尚純潔。

「相見時難別亦難」,以上寫「佳期相會」,下面便是「依依惜別」。「柔情似水」,那兩情相會的情意啊,就像悠悠無聲的流水,是那樣的溫柔纏綿。而一夕佳期竟然像夢幻一般倏然而逝,才相見又分離,怎不令人心碎!「柔情似水」,「似水」照應 「銀河迢迢」,即景設喻,十分自然。「佳期如夢」,除言相會時間之短,還寫出愛侶相會時的複雜心情。平日他倆只有夢中相見,此時真的相會,卻又「乍見翻疑夢」了 「忍顧鵲橋歸路」,轉寫分離,剛剛借以相會的鵲橋,轉瞬間又成了和愛人分離的歸路。不說不忍離去,卻說怎忍看鵲橋歸路,婉轉語意中,含有無限惜別之情,含有無限辛酸眼淚。

作者寫這幾句詞,似乎他的感情已和詞中主人公融成一片,進入「不知何者為我,何者為物」的化境了。回顧佳期幽會,疑真疑假,似夢似幻,及至鵲橋言別,戀戀之情,已至於極。詞筆至此忽又空際轉身,爆發出高亢的音響:「兩情若是久長時,又豈在朝朝暮暮!」這拋地作金石聲的警句,使全篇為之一振。

「多情自古傷離別」,固然是人之常情,而秦觀這兩句詞卻揭示了愛情的真諦:愛情要經得起長久分離的考驗,只要能彼此真誠相愛,即使終年天各一方,也比朝夕相伴的庸俗情趣可貴得多。這兩句又是感情色彩很濃的議論,它與上片的議論遙相呼應,也與上片同樣結構,敘事和議論相同,從而形成全篇聯綿起伏的情致。而更可貴的是:詞的命意超絕。正如明人瀋際飛評曰:「(世人詠)七夕,往往以雙星會少離多為恨,而此詞獨謂情長不在朝暮,化朽腐為傳奇 !」誠然,這種正確的戀愛觀,這種高尚的精神境界,遠遠超過了古代同類作品,是十分難能可貴的。

        這全篇而言,這首寫神話故事的詞,句句是天上,句句寫雙星,而又句句寫人間,句句寫人情,天人合一,成為千古抒情絕唱。其抒情,悲哀中有歡樂,歡樂中有悲哀,悲歡離合,起伏跌宕。詞中有寫景,有抒情,有議論,虛實兼顧,融情、景、理於一爐。有趣的是,婉約詞家在寫作上常以議論為病,而今作為婉約派大師的秦少游,直接在這篇名作中抒發了議論:「金風玉露一相逢,便勝卻人間無數」,「兩情若是久別時,又豈在朝朝暮暮」。這些自由流暢的句子,近於散文,卻更顯得婉約蘊藉,餘味盎然。這說明議論運用得好,也能嬴得極好的藝術效果的。